《大佛普拉斯》——佛不能普度众生,我们需要的是自我救赎

“葡萄酒在肠道,渴望留在胃里”,人性良好,或者邪恶辩论的人性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非常明确和准确的答案。为红海利益而兴衰的人似乎更愿意通过一种似乎永远不会崩溃的信仰来净化和欺骗自己,比如佛陀。佛教一直被人们所相信,但对于那些爱红尘的人来说,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满足自己的个人欲望,甚至让他们的双手被血所覆盖,佛陀仍然可以把他放大?

台湾文学和少数民族剧《大佛普拉斯》是基于人性,欲望和佛陀的话题。这部电影主要讲述了台湾底层的小人物被迫卷入与他无关的地上纠纷的故事,因为他偷看了佛像工厂老板的录像机,甚至最后秘密地杀害。顾才的好朋友蔡璞是一尊佛像工厂的看门人。从表面上看,导演黄启文是来自纽约的回归僧侣,彬彬有礼,彬彬有礼,温柔谦虚的绅士。事实上,背后是虚伪,背叛了家庭,后来由于情人的威胁而生气。一个杀人和发誓的恶棍。

他们都说他们不怕坏人犯下的罪行,但他们害怕高智商人士所犯的罪行。在半夜杀死情人的黄启文,可以想到将身体放入要完成的佛像中,缺席者不在那里。佛陀的头部和身体在一夜之间被焊接在一起。如果这样一个完美的尸体不是一个幸运的案例,就不应该找到行车记录仪的视频。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工厂主管负责为保护国家的法律铸造伟大的佛陀,他们了解法律并任意谴责他人的生命。手上拿着鲜血的伪君子甚至可以铸造佛像供所有众生崇拜。这真是一个非常荒谬和荒谬的事情。

看过电影的学生应该能注意到电影中的两个细节。第一种是导演在影片的主要故事中使用黑白画面,而黄奇文的行车记录仪则使用录像机。彩色图片。这里的小细节真的是非常值得称赞的一点。导演在这里有很深的意义。我想告诉观众,有权有钱的人是有血有肉的,他们想穷得没办法翻身。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的生活总是黑暗的。同时,导演也暗含着对一些社会黑暗现实的批判和反讽。

另一个细节是电影的结尾。佛像铸造后,被运往国防学会。众生拜佛时,佛像周围的灯笼突然被一阵风吹灭,电影戛然而止。这尊神圣的佛陀,在众生眼中是不可能难堪的,被恶人用作藏身之处,以隐藏自己被谋杀的证据。佛祖笑了,佛祖叹了口气。每个人都信仰佛教和佛陀,但似乎他们并不真正了解他们真正信仰的是什么。佛陀不可能是普世的,真正有用的应该是自我救赎。《大佛普拉斯》虽然这部电影尚未在中国大陆上映,但一些电视剧网站已经可以看到。在这里,小编坚信安利有时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