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comedl.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天价交易,冷血财阀缠上身》最新章节。

自天庭重临之后,峨眉派便被誉为天下仙门之,千万人为之悠悠神往,但峨眉剑派一直恪守莫煌立下的精英策略,报名不显资格,但入门考核却相当严苛,所以眼下纵然有天下第一仙门之称,但门徒不过千人,核心弟子不过聊聊数十位而已。

莫煌意志显化,化作长眉的摸样,缓缓漫步在峨眉山上。

这峨眉剑派虽然是莫煌一手缔造的,但一直以来除了大方向的战略之外,具体的经营事务莫煌都没理会过,一直都是阿赖耶假借幻象长眉真人的摸样,然后配合峨眉门徒再操作的,是以当莫煌这个真正创始人来到之后,自家看了都觉得

颇有新鲜感。

缓缓漫步,自然会被人看见,然后便是响起一连串的拜见祖师爷的见礼声,莫煌随意挥手,从容迈过,虽是缓步,但实则却快到不可思议,通常别人只能看见第一眼,第二眼就只能看到莫煌的背影缓缓消失在远方。

道观的最深处别有洞天,不如外面的典雅奢豪,只有一栋茅草加粗木料搭建而成的小小道观,虽是简陋,但却无由来让人感到深深的宁静和淡泊,简陋道观之外,有一小片菜田,有茄子黄瓜等等果蔬,照料的颇为得当,看起来甚是青嫩诱人。

莫煌走到这里,停步,深深的凝视,面容带着淡淡的和蔼和满意。

好像感应到莫煌的到来一般,吱呀一声,简陋道观的门被推开,一个身披简朴青色道袍,霜满头的老者迈步而出,一见莫煌,这老者便笑呵呵的恭谨行礼:“见过师尊。”

“无需多礼,多日不见,看你搭建的屋子,为师便知道徒儿你道境又深入几分了。”

这老人就是鸿钧,莫煌淡淡而语,但却着实有几分真实不虚的赞赏,这很难得,要知道莫煌行走诸界,收过的便宜徒弟多不胜数,心性资质不一而表,但在其中,只有鸿钧这个徒儿最让莫煌满意。

只是轻轻一扫这个由鸿钧亲手搭建的简陋道观,莫煌便清晰的把握住了鸿钧眼下的进境。

峨眉剑派威势愈浓,而作为莫煌不在时的总管者,权势和威严都是相当厉害的,但屹立在繁花似锦的喧闹之中,鸿钧却不为任何外相所迷惑,心依旧淡然从容而静,这已是极其难得的一点了。

“师尊谬赞不敢担,徒儿只是嫌外面吵,求个身安心安罢了。”

其气清清,如山间泉水,淡泊而从容,出尘而温润,鸿钧已经有几分道者的气象了,莫煌笑的很开怀:“来,徒儿,为师久未考究你的剑艺,不知道徒儿你修炼的如何了。”

鸿钧应诺,取出一把木剑,缓缓而舞。

这正是莫煌之前教导给他的生死幻灭诛仙剑,木剑做舞,但一股森寒剑意便隐约流露,化作一抹青光流转不定,凝实精纯。

剑光如水,宛如奏着一曲淡泊却致远的歌。

莫煌认真的审视着,剑意精纯,更难得竟是如此平和醇和,丝毫不见剑修该有的锋锐之感,这并非坏事,要知道过于刚猛凌厉却易折,只有涛涛雄浑长河才能连绵不尽。

别看鸿钧舞剑宛如戏舞,但只需添上一分真气,这便是足以连斩百人而不留痕的绝顶剑法,就算放在武道文明昌盛的神武界,这剑法也有点入道的味道了,在后天之下难寻敌手,莫煌点头,算是肯定了鸿钧的剑艺。

“徒儿,你修炼的不错,根基是打好了,剑法也已经入味,为师便可放心授予你为师在天庭中得自大天尊厚赐来的本事了。”

受限于当初的眼光和实力,莫煌所创的这套生死幻灭诛仙剑空有响亮名头,却并无与之匹配的实力,顶多只能评为基础中位战技,眼下游历过诸界之后,莫煌便觉得这套剑法太过落后了。

微微寻思一番,便将自身所修炼的混沌大灾变提取出那股崩灭万物的意境,而后模仿释永信的修炼之路,然后再加上一些巧思,当场创出了一套名为万象崩灭剑的法门。

分为四部,为诛,戮,屠,绝,其实莫煌就是为了圆谎故意而为之的,如果真能将这四大分部练到莫煌推演中的理想境界,四极归一,也能抵达混沌大灾变的几分威能,到那个时候,拿来套神话故事中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倒也在摸样上有了三分相似。

总体来说,这是一部抵达先天阶位,有潜力进阶人间帝王的中级下位战技,虽然可能还有许多未曾验证到的关隘,但莫煌相信鸿钧能够买过去的。

授武一番,莫煌摸着胡须,终于说起了今日来此的主题:

“徒儿,身为道者,出世与入世缺一不可,没有大千红尘三千烦恼迷离的栽培,也无法孕育出璀璨的离尘之花,徒儿你自红尘跌打滚爬六十多载而来,一朝觉悟入我山门,积累至今已得三味,是时候再下凡尘游历一番了。”

“徒儿领命。”

“但这番再度入市,为师有一个要求,这峨眉山上的岁月,让你领悟了道者之心,这次下山,我要你领悟剑修之心。”

“师尊请明示。”

“剑修者,以大道为剑,以剑为大道,生死胜负,行事言谈尽数托付至剑与大道,然后以此叩问长生不朽,各种玄妙甚是难言,这还需徒儿你亲下红尘去参悟,不过为了让徒儿你少走些弯路,为师已经通过天庭的关系,给你在时空管理局的外星务工招聘中报了名,天魔也已经答应给予你职业炮灰大队长的待遇,一年之后徒儿你就去外星好好历练吧,记住,别再外星人面前丢我们地球修仙者的面子,好好扬我峨眉剑派之威。”

听见职业炮灰大队长这种头衔,纵然从容如鸿钧也忍不住嘴角抽动了两下,但出于对师尊的信赖,还是点头答应了。

莫煌很满意,随意和鸿钧聊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看似乘着漫天云霞飞升回天庭,但实则却只是切换一下造型,而后莫煌就回到了时空管理局的驻地中。

俗语有云,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时空管理局重金砸下,顷刻之间那些著名的编剧,导演,小说家等等一系列相关从业人员便齐聚小岛上,然后莫煌召见了他们。

会议上,莫煌将精灵族的大概风俗文明讲了一番,而后详细介绍了一下赛菲罗斯的生平和期许,然后再简介了一下赛菲罗斯和邪恶魔法师的相遇,最后再说一下自家对赛菲罗斯未来的期望,而后就丢下一句话:

“现在,诸君请根据这些条件,自由挥你们的想象力,思考如何缔造一个精彩富有张力,华丽兼具爽快感的大片剧情吧,不要怕做不到,不要谈现实的合理性,我所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精彩而华丽的故事。”

众人目目相视,都觉得天魔这个要求很是古怪,但看在那足以让自家心动的赏金,便纷纷开口,莫煌不住点头,一副受教了的摸样。

回到精灵星域,莫煌眯起眼,接受着源自于本体的信息传输,这些信息尽数都是地球娱乐文明的精华结晶,不少建议都让莫煌颇为拍案叫绝,直言很有想象力。

通盘思考一番之后,莫煌便离开了庄园。

而与此同时,身心俱疲的赛菲罗斯已经来到了学校中,作为魔法废人却在著名的魔法明星学校中上课,会遭遇什么自然可想而知了,漠视那是最好的结局,嘲弄是普通的遭遇,受到欺凌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就算告诉老师也没用,阻的了一次能挡的下一次吗?

如非父母的遗愿,赛菲罗斯早就无心呆在这里了,去魔法技校学些能养活自己的手艺不是更好吗?

走在校园中,漠视和嘲弄如期而至,但赛菲罗斯却已经觉得没所谓了,家里还有一尊誓要夺走自家性命和灵魂的大魔头在,与那份朝不保夕,迫在眉睫的危机感比起来,这种委屈感与之相比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

不一会,青梅竹马,学年第十名的雅思便寻了过来,眉飞色舞的左右环顾,以某种蕴含了相当强势的目光镇压周遭那些找赛菲罗斯麻烦的人。

“爆炎魔女又来了,走吧,走吧,再过几天就算是爆炎魔女都保护不了这废物了。”

雅思眉头一竖,立马就有作的倾向,而赛菲罗斯阻止了她,无所谓的笑了一笑,雅思怀着某种讶异的目光审视了赛菲罗斯几眼:“你今天怎么好像有点古怪啊,你很累吗?”

赛菲罗斯自然不能说真相,便随口糊弄了过去,然后一如既往一般,雅思叽叽咋咋,不断说着自己又在哪个魔法论文和典籍中看到了可能能够治愈赛菲罗斯体质的方法,建议他去试一试,赛菲罗斯也是一如既往的苦笑摇头,不断否认青梅竹马这份虽然热诚但实际却希望渺茫的建议。

走着走着,学院周围骤然响起一阵急切的铃响声,而后许多魔法纹路于虚空中蔓延,在每个学生面前凝结成一道水幕。

一听到是兼修血和风系的邪恶魔法师,赛菲罗斯心头陡然咯噔一声,而后水镜之中字幕流转完之后,开始播放起一个录像来。

录像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宝才店,这种店铺专贩各种针对魔法师的用品,而赛菲罗斯通过其中的一些布置,立马认出了这是近乎千年老字号的梅里斯连锁商盟所开设的宝才店,出了名的高档,专门针对高中档魔法师运营。

其实也没那么难认,偌大一市,其实真正有招牌的宝才店也就只有那么三家而已,因为贩售能够让魔法师提升修为的天材地宝,提升实力的各式宝物,不是谁都能办得到的,非实力雄厚的商业而不能为之。

画面定格为九点二十分,平静的宝才店迎来了一位客人。

霜白的丝,垂老的体魄,但步履间却有着一股虎视天下的雄浑霸道,而面容,则是被一张简陋的雪白布条所遮掩,仅露出那份那双猩红如血,宛如恶魔一般的眸子。

对着宝才店中那颇有实力的销售人员,这个老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打劫,从现在开始,这家店里面的一切,包括你们在内都是我的所有物!”

看到这里,赛菲罗斯第一个念头是。

怎么这厮脸上的布条有点眼熟呢?

卧槽,这不是我床上的床单吗?你对我的床单做了什么?

好吧,其实看那布条边缘被撕裂的痕迹,再看看这厮眼下做的事情,赛菲罗斯也能大致勾勒出这厮一时兴起打算去抢劫,结果现就这样光明正大去可能不太好,便随手撕了点什么遮羞物来遮掩一番。

而最后,赛菲罗斯的唯一的结论就是……就算要抢劫你也要专业一点啊,就这种等级的掩饰,凡是见过你一面的人都绝对忘记不了你啊。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机智而勇敢的店员按响了警报,而后宝才店内的安保魔法结界也开始运作,而宝才店内的保安也一拥而上。

第一时间更新《天价交易,冷血财阀缠上身》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美漫里的死灵法师

穆辛遥

我是科技教父

山水喜相连

无悔神结

似醉人间

灵游异世

俗人喝茶

锦城烟云

猫砂不够用

我的宠物是只鬼

一株小草啊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