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小班CEO吴昊:教育是个良心活】

妈妈,你知道吗?学校的英语是学校。

幼儿园班的女儿主动与母亲说英语,这让31岁的王伟(化名)高兴。 “她不到4岁,几天前突然对我这么说。”

一年前,王伟从朋友那里了解了鲸鱼课程,这是一个在线英语教育平台。想要尝试一下,她为女儿选择了一个小型鲸鱼课,并希望培养她对英语的兴趣。 “现在,每次她自愿想念她的老师和朋友时,都没有必要催促她上课。”

作为一个在2019年出现的小型英语培训平台,2017年商业化的小型鲸鱼课程迅速出现在该行业,并跃升到小班级的第一名。与此同时,团队规模从不到100人扩大到400多人。

这一成就让首席执行官吴昊感到非常欣慰。那时,在线教育正在全面展开。大多数一对一和小班的在线教育公司采用了“空闲时间,免费课堂”的模式,互联网的灵活性,但鲸鱼小班的初创团队决定强迫小班,使用“三个固定的“(固定教师,固定同学和固定时间)教学模式,事实证明,团队的选择是正确的。

鲸小班主任吴昊

留给自己并留给用户

鲸鱼课的成立是因为生活在不同地方的十几位父母有着共同的教育痛点。当时,国内市场上没有类似的解决方案,无论是离线还是在线。因此,这些父母决定开始自己的事业,以满足儿童的学习需求。

提到这段历史,吴昊说,正是这种非政府组织(非营利组织)运作模式的经验使得鲸鱼班长期在用户身边工作。在他看来,鲸鱼小班经历了从原始的互联网社区到成功商业化的旅程,用户思考起了决定性作用。

“在此过程中,我们一直在研究什么是适合孩子的,并慢慢建立了我们独特的'三固'教学模式,”吴说。 “产品不是很好,它取决于研发。人们敢于将产品用于自己的家庭。鲸鱼班从第一天起就一直在优化儿童的体验,并不断对产品进行抛光,直到研究结果为止。令人满意和有效。“

固定教师可以大大节省教师和孩子的磨合时间,使孩子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学习,老师和孩子可以逐渐熟悉感情的培养,这更有可能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固定的学生可以使同伴式学习的效果发挥到最大限度,固定的学生可以迅速熟悉建立友谊,课堂更容易形成合作和活跃的氛围,课后,有更多的互动在家庭作业和复习课程,有助于提高孩子的学习粘性;而固定班级时间表对儿童来说很方便。形成学习习惯,方便父母为孩子安排其他活动,同时消除课堂上的痛苦。

“三个固定”加上“全方位学习”,从“学习英语”到“用英语学习”的鲸鱼小班,开启了另一种思考儿童英语培训的方式。但这种方式无疑是为了改善自己的难度。 “不要修理班级,就像拼车一样,四人的车很容易填,无论驾驶员是谁,无论谁是同伴,但三个固定模式相当于必须选择一个固定的驾驶员。所有三个同伴都必须聚在一起开车,时间到了。对于小组来说,后续操作的要求会更高。“吴昊做了一个简单的比喻:但我们选择将这个困难留给自己,通过通过流程优化,人们的体验,为用户自己留下相对更好的体验。“

由于鲸鱼小班从成立第一天开始就非常注重学生的学习效果,因此更新率和转诊率远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事实上,自去年11月鲸鱼班开始以来,净现金流量已变为正数。此外,过去六个月的累计净现金流量已超过3000万。

慢是快,教育是良心。

在过去的几年里,在线英语品牌一直在宣传融资,资本已经促使许多公司烧钱并打击营销。作为在线儿童英语教育行业的黑马,快速增长的鲸鱼课程已被市场和资本所认可。然而,吴昊坚持认为,小班的鲸鱼成了一个不盲目追求速度,更加注重口口相传的公司:“做教育是一件非常痛苦和缓慢的事情。这是迫切需要做的。我们如果我们太急于向前跑,那么老师可能跟不上,服务人员可能无法跟上,所以我们选择顺其自然,而不是急于求成。“

鲸鱼班与其他院校的最大区别在于小鲸班更注重教育,通过国际化的全学科课程,不仅锻炼了孩子的听,说,读,写能力,而且培养了国际知识,愿景和思想。而不是简单地灌输单词语法。这种方法看似简单,但其背后是整个教学内容系统,培训系统和鲸鱼小班操作系统的升级。

小而稳定的鲸鱼课程反映在教师的筛选中。虽然外教的快速扩张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但从长远来看,速度会影响教学质量。在对外籍教师的筛选中,小型鲸鱼有一个严格的准入制度,用“一百英里挑一个”来形容它并不过分。在小班的鲸鱼中,100%的教师持有TESOL/TEFL/CELTA和其他权威教学证书。大约25%的外籍教师拥有硕士和博士学位,他们必须具备教育和儿童心理学等专业背景。这些只是进入障碍。教师加入后,还将参加岗前和月度在职培训和定期升级培训,并接受鲸鱼小班的质量检验要求。这一高要求的直接结果是,鲸类的外籍教师入学率低于1%。负责老师,可以留住老师,最终对用户负责。

鲸类的“独创性”体现在课程的抛光上。吴昊说:“我们宁愿放慢速度,希望每件课件都能在精品店里制作。”为此,鲸鱼课程引入了美国原版教科书,为学生提供高质量的全程英语课程,真正恢复美国的中小学课堂。教学场景。为了完成这个庞大的教学体系,他们不仅建立了一支科学技术精湛的“教师团队”,而且还建立了一个插画师团队,以确保课件的质量,使这些课程生动,更适合儿童的原创画作。

鲸鱼班的“慢速”保持了其声誉和用户体验。话虽如此,吴昊提出了自己的声音:“教育是良心,是百年的事业。”坚持教育质量,使吴昊和团队看到了现实的回报。目前,鲸鱼小班的年更新率已达到80%。有偿用户比例指的是70%以上,从业界来看,这一成绩相当抢眼。

快乐的员工,用户可以快乐

在谈话中,吴昊一再强调员工的重要性。 “我非常希望每个志同道合的人都可以在小鲸班上获得他想要的奖励,因为我们提供教育服务产品,如果员工不开心,用户就不会高兴。”在他看来,“真正做教育的公司,真正重视员工的公司,将会慢慢出现。”

加入公司后,吴昊本人经历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他开玩笑说当时的情况是“飞行时修理飞机,改变飞行员”。从一家知名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变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给吴昊带来了更大的压力:“我认为行业部门的总经理之前跟着他。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之间还有很大的不同。过去,你有团队主管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依赖。现在你需要改变你的角色,成为企业的依赖。你需要付出的时间,精力和能力的需求会更高。

< <滑动以查看更多鲸鱼小组的照片> &gt ;

件。如果价值观和做事方式存在很大差异,最终会很难走到一起,所以这是我们认为最重要的一点。

乔布斯曾经说过:企业文化是企业中的一群人,用什么方式,什么样的思考和做什么事情,决定了这种企业文化的特征。作为一个教育平台,鲸鱼班一直在践行用户至上的企业文化价值观,追求卓越,诚信和诚信。从新员工的入职培训到业务恢复,再到各部门分享经验案例的“鲸鱼大学”,小型鲸鱼班首先实现了教育人的目标,给团队带来了高度的凝聚力和成长。统一的文化和价值观也在不同类型的团队之间建立统一的沟通语言,为团队跨境整合管理奠定了基础。

“我们都声称自己是'鲸宝'”,指的是员工这个绰号,吴昊自己也尴尬地笑了笑。 “我们希望员工尽可能地拥有归属感,并认为这样做是一种使命感。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这是”用户至上“的使命意识,它允许鲸鱼小班员工从内心相互认同,并朝着同一方向走得更远。

像所有公司一样,鲸鱼班也强调员工价值的结果,但不仅仅是在这个层面。吴燕笑着说:“那些不敢给自己持续改进要求的人更加尴尬。”因此,小类鲸鱼的要求和门槛高,内部绩效文化和适者生存也得到落实,员工大胆尝试的反复试验机会也是长期的核心竞争力。这家公司。

“许多公司都拥有特别华丽的价值观,充满了公司的整个墙,但意义并不大。”吴伟说,“我们更务实,我们有足够的空间让员工有一种成就感。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小类鲸鱼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些信息可以帮助您跳转到原始文本